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关府秘史

关府秘史

2016-09-22 06:58 PM作者:夜夜撸2014,夜夜撸2015,夜夜撸2016,夜夜撸2016最新版,夜夜撸改成什么了

.
  夏日炎炎。


  关府前两座石狮子似乎都热的发亮,透明,恨不得再冒上缕缕青烟。


  午时未到,府内倒已一片清静,老爷夫人们用了午餐自然午歇去了。


  下人小的们,收拾残局果腹后也自然是聚赌的聚赌,乘凉的乘凉了。


  钟二,关府一小廝,做家仆也已经快三年了,土生土长,连媳妇都是关府老爷太太们给配的。


  据说原是关府二少爷的童养丫鬟,后来不知犯了什么事情就发配给小的了。


  丫鬟名叫沙玫,生也是十分水灵。


  本是童养丫鬟,平时都是服侍少爷的,没做过什么粗活累活,对人也是相当冷傲,一半下人们都不放在眼里。


  这倒是惹了不少婆娘们在私下嚼舌头。


  这沙玫怪就怪在平素不和侍女们一起洗澡,穿衣服也是捂的严严实实的,大夏天也是如此。


  到仿似身上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痕迹似的。


  配给钟二后,两个人给配了间脚屋,三年了也没见有喜,这大家就更加奇怪了,纷纷私下议论不休。


  钟二倒是常爱赌钱,输赢也是个半,只图个了。


  今儿也是不例外,坐下也是老客人。


  不过今儿手气格外的好,连赢了三五把了,还一把比一把大。


  这是赌钱的人群中不时传来一小阵喧闹,有人嚷嚷道,小钟,你坐这儿捞啥钱呢,快回去热乎热乎老婆,好抱
个小子啊。


  手气好,赢了钱,小心家里失火,头上泛绿啊。


  众人一阵哄闹,钟二也是不忙不慌的说,我赚钱回家给老婆买身新衣裳,晚上床上被子都能湿透,你们就别瞎
乎乎,吃不到葡萄葡萄酸。


  又有人说,空说无凭,有本事带带大夥儿门口看看,说得厉害,不如喊得响啊。


  说到这儿,年轻人的脾气又起来了。


  顺势就来了一局,钟二输了就得带大夥去偷听,赢了大夥儿就得凑钱买条新裙子。


  谁知这盘就输了个地儿朝天。


  钟二到也是爽快,说了声走着就带了大夥儿往脚屋去了。


  还没进脚屋呢,远远看着门窗关了水气不通。


  凑近了倒听到房内有人私语,钟二一想不对啊,踢门就进,倒是见了沙玫和二少爷关戒在一起拿了个白纸写写
画画。


  看到钟二进来,关戒倒也不慌不忙的收起了白纸。


  大方的说道,这么快就赢了钱回来了。


  和你夫人商议月底花会的事儿呢。


  你回来了你们先说吧。


  我先告辞了。


  钟二连忙送走了二少爷,回房就把沙玫按在了床上。


  解开衣服,撩开裙子就看到两条细长而又白嫩的大腿。


  钟二顺手一摸,便问,你刚才和二少爷干嘛了,下面都发洪水了。


  沙玫支支吾吾说道没什么,你不是也看到了么,就是商量花会怎么办,怎么讨老爷开心么。


  钟二也没多想,把沙玫翻过来,让她手扶着柱子,两腿分开,撸了撸紫红的二弟,直接就顶了进去。


  沙玫倒是一声没忍住,哼了出来。


  浑身一抖,衣服被抖的更开了,露出了腰上一小条红斑。


  钟二这是一巴掌就打在沙玫白嫩的屁股上,说道,快说,平时都是怎么说的。


  沙玫反手小心的拉下衣服盖住伤痕,钟二也没多在意,他只想让外面人听到一逞威风呢。


  钟二一下又一下的顶着,突然将老二退了两寸出来,在水淋的阴户上磨着,这下沙玫受不了了,先是低声说道,
来干我么,我是小骚货,小骚货好想被干啊。


  钟二听到便是突然顶进去,深深的抽插了几下,沙玫更是受不了了,更加语无伦次,淫叫道,我是小母狗,求
主人来插我么,我的小洞里面好痒啊。


  这时候外面的哥儿们一个个听的是摩拳擦掌,钟二听到外面的骚动,更加卖力了,说道,你看外面别人都在听
呢,你好好来。


  沙玫听到外面还有人偷听,更加发浪。


  一把把钟二推倒在床上,撩开裙子就坐了进去。


  这是外面的小廝们忍不住了,有人在窗户上弄了个小洞,往里偷看。


  钟二一看更乐了,直接抱起沙玫,放在条凳上,估计把阴户拨开朝着窗户,给大家看了半刻,自己才卖力插进
去,弄得凳子吱呀作响,沙玫到也是十分配合,扭着身子,小穴是又夹又放,不出片刻钟二就叫了枪,躺到床上。


  沙玫打了盆水,自己洗了洗下身,还拿了条毛巾给钟二也擦了清爽。


  说道,你先歇着,我出门片刻就回。


  於是理了理衣服就出了门。


  看都没看小廝们一眼直接往内府走了。


  进了内府,关戒早就在房内等着了。


  见沙玫了,便问,这次夹着过来的?沙玫羞涩一笑,说道,恩,你们男人就是变态,喜欢玩这个。


  关戒急不可耐的讲沙玫抱在怀里,说道,那是,我最喜欢的就是别人干过还肿肿的小穴了,尤其是还带着液体
的。


  又滑又紧。


  之前都是用象牙来,不如这次真老二来的爽啊。


  撩开裤子,直接就让沙玫坐在腿上,粗大的阴茎插进沙玫的小穴。


  一插到底。


  沙玫的淫水混着钟二的精液直接都被挤了出来,流在关戒腿上。


  关戒感叹道,爽啊,我就是看中了钟二下面细小才让你嫁给他,这样他弄过你了你下面还是紧致,又更加滑了。


  来我们继续设计下个新的假阳具。


  不过每次都能让你丈夫弄你一次再过来,我们假阳具都可以不用了啊。


  沙玫笑骂道,二少爷,就你最坏了,不仅玩我还玩我丈夫。


  每次被你弄得这么爽,和他在一起都没什么感觉了。


  就觉得不断的进进出出。


  哦哦哦哦,还有,我每次和你弄过以后两三天都不敢和他弄,就怕松了被他发现。


  额,松了就松了,爽,哦。


  。


  。


  快点,二少爷快点。


  关戒倒是不急。


  快了一阵反而慢下来了。


  顺势把沙玫抱了起来,阴茎倒还没在小穴里。


  一下把沙玫放到在床上。


  双腿架过脖子,就是一阵狂风暴雨,弄得沙玫眼神迷离,大声喊要。


  这是关戒快速抽出阴茎,沙玫缠出他,说,二少爷,不要停,我还要。


  我还要。


  关戒笑道,那上次我们说好东西,我戴上啦。


  沙玫只好说行。


  於是关戒打开一紫木盒子,里面放着一锦囊。


  打开后有一外为象牙,内衬羊肠的假阳具。


  关戒戴上后本就粗大的阳具更加傲然挺立,拿假阳具在沙玫阴户周围蹭了点淫水,缓缓的就顶了进去,就看见
阴户周围的嫩肉被一点点带进阴道,消失,阴道越来越大,假阳具越来越少,最后全部陷了进去。


  关戒稍微轻轻动了两下后沙玫哼了哼,关戒开始大力抽插,看到阴道外面的肉膜崩的紧紧的包住假阳具,都快
要有点透明的肉红色。


  沙玫这次喊痛,关戒停了又喊不要停。


  关戒就这样顶了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


  拔出假阳具,将胀红的阴茎又一下子插进沙玫的阴道里。


  这是关戒觉得又松又湿,轻松一顶就爽滑到底。


  沙玫经过前面的狂风暴雨现在也是哼哼不停,双手抱着关戒的腰,不停的扭动身子。


  关戒又拿出了一把小皮鞭,边抽屁股,边抽插阴道。


  不多时也在沙玫的阴道里一泻如註.


  后面拿来一张丝巾,替沙玫擦了擦下身,沙玫也转身过来,将关戒已经射精倒还没完全软下去的阳具舔的干干
净净。


  关戒说道,你回去罢,下次有这样的机会定要来寻我。


  花会的时候,我们兄弟几个定不会放过你这骚货的。


  沙玫笑道,人家现在哪里走得动。


  腿都软了。


  罢了,你给我喊个轿子吧。


  天也热,我还要遮住鞭痕。


  於是便坐着关府的轿子回到了自己的脚屋。


  回家看看,钟二还在熟睡。


  心里骂道,没用的东西,又不禁恨到,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万一被发现,岂不身败名裂。


  想着想着,也在钟二的身边睡着了。


  两人这样直到申时才醒过来哩。


  自从这事儿以后,众小廝们倒是对钟二刮目相看了。


  不但人家手气好,家里也是能搞得定,不但人家老婆美,外面冷冰床上却火热。


  这时就有人过来敲敲边鼓,来问讨老婆的经验啦,如何过上融洽的夫妻生活啦,甚至还有些直接越钟二回家,
想拿自家老婆勾引钟二的。


  当然目标都是在沙玫身上啦。


  钟二倒也不糊涂,该吃吃,该喝喝,至於别人家老婆,一个也看不上眼。


  这道也难怪,有几个小廝能如他一般能有这样一位天仙般的妻子呢。


  秋初了,一阵秋风一阵寒。


  转眼也就到了收成的时候了。


  关府在当地可是大户,县城北面平原上六成多的麦田都是他们家的。


  每年到了这个季节都是忙里忙外。


  关家几个少爷也是精明能干,亲历亲为。


  别人家少爷坐在屋里等佃户交秋粮,他们倒是年年带着小廝们下到佃户那儿,一个是佃户有了困难能帮忙处理,
避免庄稼损失,另一个就是防止些油滑的佃户耍油滑。


  这不,大少爷已经去了蔡家坡,二少爷和三少爷也都收拾准备动身了。


  这次二少爷轮到去紫云岗。


  这紫云岗在县城西北的黑山脚下,算是几个庄子里面最难收的了。


  但是紫云岗又是几个庄子里面唯一产药材的。


  县里的药材六成要来自紫云岗,只有不到四成才是外地驼过来贩着卖的。


  所以收好紫云岗的药材也成了关家每年的一笔大收入。


  二少爷理好了行李,带上了三四个丫鬟,十来名小廝,准备出发。


  行李才刚刚上马,关戒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便让手下马队先走,自己回屋理理便骑马赶上。


  关戒回了屋,打开自己的紫木盒子,准备把锦囊也带上。


  但想想过去也没个可玩的人,就又放下了。


  独自骑马追上了马队。


  等夜间也就到了紫云岗住下不提。


  晚上小丫鬟叶色侍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