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烈女又名金凤钗全

烈女又名金凤钗全

2016-09-22 07:26 PM作者:夜夜撸2014,夜夜撸2015,夜夜撸2016,夜夜撸2016最新版,夜夜撸改成什么了

烈女


元朝大德年间,扬州有个富人姓吴,曾做防御使之职,人都叫他做吴防御,住居春风楼侧,生有二女心个叫名兴娘心个叫名庆娘,庆娘小兴娘两岁。

早在强褓之中,邻居有个崔使君,与防御往来甚厚。

崔家有子,名曰兴哥,与兴娘同年所生,崔公即求聘兴娘为子妇,防御欣然许之,崔公以金凤钗一支为聘礼,定盟之后,崔公合家多到远方为官去了。
一去十五年,竟无消息,此时兴娘已经十九岁,母亲见他年纪大了,对防御道:

「崔家兴哥一去十五年不通音耗,今兴娘已长成,岂可执守前说,错过他青春?」

防御道:「一言已定,千金不移。吾已许吾故人了,岂可因他无音耗便欲食言?」

那母亲终究是妇人家识见,见女儿年长无婚,眼中看不过意,日日与防御絮聒,要另寻人家。

兴娘肚裹一心专盼崔生来到,再没有三心两意,虽是亏得防御有正经,却看见母亲说起激聒,便暗地裹恨命自哭,又恐伯父亲被母亲缠不过心时更变起来,心中长怀著忧虑,只愿崔家郎早来得一日也好。

眼睛几乎望穿了,那裹叫得崔家应?看看饭食减少,生出病来,沉眠枕席,半载而亡,父母与妹,合家人等,多哭得发昏。

临入殓时,母亲手持崔家原聘这枝金凤钗,抚尸哭道:「此是你夫家之物,今你已死,我留之何益?见物徒增悲伤,与你戴了去罢!」

替他插在髻上,盖了棺。三日之后,抬去殡在郊外了,家裹设个垂灵,朝夕哭奠。

殡过两个月,崔生忽然来到。

防御迎进问道:「郎君一向何处?尊父母平安否?」

崔生告诉道:「家父做了宣德府理官,殁于任所,家母亦亡了数年。小婿彼守丧,今已服除,完了殡葬。不远千里,特到府上来完前约。」

防御听罢,不觉吊下泪来道:

「小女兴娘薄命,为思念郎君成病,于两月前饮恨而终,已殡在郊外了。郎君便早到得半年,或者还不到得死的地步。今日来时,却无及了。」

说罢又哭,崔生虽是不曾认识兴娘,耒免感伤起来。防御道:「小女殡事虽行,灵位还在。郎君可到他席前看一番,也使他阴魂晓得你来了。」

噙著眼泪心手拽了崔生走进内房来。

崔生抬头看时,但见:纸带飘摇,冥童绰约。一缕炉烟常袅,双台灯火微荧。影神图,昼个绝色的佳人;白木牌,写著新亡的长女。

崔生看见了灵座,拜将下去。防御拍著桌子大声道:「兴娘吾儿,你的丈夫来了。

你芳魂不远,知道也未?」

说罢,放声大哭,合家见防御说得伤心,一齐号哭起来,直哭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崔生也不知陪下了多少眼泪。

哭罢,焚了些纸钱,就引崔生在灵位前,拜见了妈妈。妈妈兀自哽哽咽咽的,还了个半礼。

防御同崔生出到堂前来,对他道:「郎君父母既没,道途又远,今既来此,可便在吾家住宿。不要论到亲情,只是故人之子,即同吾子。勿以兴娘没故,自同外人。」

即令人替崔生搬将行李,收拾门侧一个小书房与他住下了。朝夕看待,十分亲热。

将及半月,正值清明节届,防御念兴娘新亡,合家到他□上挂钱祭扫。
此时兴娘之妹庆娘已是十七岁心同妈妈抬了轿,到姊姊坟上去了,只留崔生一个在家中看守。

大户家女眷,出外稀少,到得时节赎边,看见春光明帽,巴不得寻个事由来外边散心耍子,今日虽是到兴娘新坟,心中怀著凄惨的,却是荒郊野外,桃红柳绿,正是女眷们游耍去处。

盘桓了一日,直到天色昏黑,方才到家。

崔生步出门外等候,望见女轿二乘来了,走在门左迎接,前轿先进,后轿至前,到崔生身边经过,只听得地下砖上,铿的一声,却是轿中掉一件物事出来。
崔生待轿过了,急去抬起来看,乃是金凤钗一枝。

崔生知是闺中之物,急欲进去纳还,只见中门已闭,原来防御合家在坟上辛苦了一日,又各带了些酒意,进得门,便把门关了,收拾睡觉。